2046小說網 > 美文同人 > 由他染指 > 第1547章 全文終

第1547章 全文終

  “舒淮,你在哪,我想見你?”電話通了,卓嘉怡開口。

  “簡,不,是卓大小姐。”舒淮的聲音傳來,有點兒嘲諷的味道,“把我耍了這么久,好玩嗎?”

  “不是,舒淮,你聽我解釋,我不是有意要......”

  “這已經不重要了。”手機那頭的舒淮打斷卓嘉怡,“卓大小姐,我已經拿了沈部長的一億美金,答應跟你分手,并且再也不見你了。”

  “你......你說什么?”卓嘉怡驚訝。

  “卓大小姐,你根本就不愛我,你跟我在一起,不過就是想要更好更快的忘記沈部長,對不對?”手機那頭的舒淮冷笑質問,“要不然,在我和沈部長同時站在你的面前,一起有事的時候,為什么你毫不遲疑去救的人,會是沈部長,而不是我。”

  “沈淮,我......”

  “你不用解釋了。”沈淮再次打斷她,“我和沈部長,你到底愛誰,相信你心里比誰都清楚。更何況,就算是你愛的人真的是我,我也高攀不起黨帥家的掌上明珠。”

  說著,沈淮冷笑一聲,又道,“既然得不到你的人和心,那我找沈部長要一億美金的分手補償費,不過分吧?”

  “就算你覺得過分也沒辦法,誰叫沈部長那么爽快呢,想都不想就答應呢!看,你在他心里,還挺值錢是不是?”

  “舒淮!”卓嘉怡有些生氣了。

  “卓大小姐,別生氣,人都是現實的,我只是無權也無錢無勢的凡夫俗子一個,真的不適合你,能用和你的兩年多感情換一億美金,我真的覺得自己賺翻了。”

  舒淮說的都是真心話,畢竟一億美金,是他努力幾輩子也未必能賺得到的錢。

  “謝謝你給了我這個賺這么多錢的機會,我也衷心祝福你,跟沈部長白頭偕老,幸福美滿。”

  “舒淮......”

  “簡,我剛剛說的話,都是真心的。”手機那頭的舒淮終于平緩了語氣,“我真的覺得,一億美金比你重要太多了,所以,以后咱們各自安好吧,再也不要聯系了。”

  話落,舒淮率先掛斷了電話。

  卓嘉怡握著手機,聽著手機里傳來的“嘟嘟嘟”的忙音,心里,卻沒有憤怒,更沒有失望,有的,只是如鏡面一般的平靜,甚至是輕松。

  因為她自己一早就很清楚,她和舒淮,是很難有結果的。

  正怔忡,謹南走了進來,輕輕拿走了她手里的手機。

  卓嘉怡慢慢抬眼看向他,“你為什么要給舒淮一億美金?”

  謹南在病床邊坐下,去握住她的手,笑了笑道,“別說一億美金,他哪怕開口要十億,我也會給。”

  “為什么?”卓嘉怡看著他問。

  謹南也看著她,很認真很溫柔的回答,“因為當我在的黎波里見到你的第一眼,你在我的心里,就已經變成了無價之寶。”

  因為當我在的黎波里見到你的第一眼,你在我的心里,就已經變成了無價之寶......

  在我心里,你就已經變成了無價之寶......

  卓嘉怡望著他,心湖里波瀾壯闊,再也無法平靜。

  ......

  卓嘉怡在醫院住了整整一個月才出的院。

  出院后一周,她坐在輪椅上,跟謹南舉行了盛大的訂婚儀式。

  訂婚儀式之后,嘉怡哪也不去,就每天在家里進行康復訓練。

  她跟謹南的婚禮定在了三個月后的臘月初八,婚禮的那天,她一定不能再坐在輪椅上。

  謹南每天忙完公事后,第一件事情就是去陪她,陪她一起做康復訓練,一起吃飯,一起散步,一起聊天。

  以前沒什么話說的兩個人,現在卻天南地北,什么都能聊,聊什么都很開心。

  大概是因為有好心情的加持,那樣艱難的康復訓練,卓嘉怡竟然一點兒也不覺得苦不覺得累。

  不到兩個月,她就能自己走路了,一口氣走上百米。

  只不過,右腿始終留下了傷,走路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正常,哪怕她做的再好再努力,也有輕微的跛腳。

  想到自己以后永遠變成了一個跛子,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正常的走正常的跑正常的跳,走起路來還那樣丑,卓嘉怡不知道是難過,還是怕被謹南嫌棄,忍不住有些紅了眼問謹南,“我這樣走路,會不會很丑?”

  以前她紅眼哭鼻子,謹南會覺得她很煩人。

  可現在,他卻只有滿心滿眼的心疼跟憐惜。

  他過去摟住卓嘉怡,將她抱起坐到自己的大腿上,一手攬著她的肩膀,一手幫她按摩著右腿,去輕啄一下她紅通通的鼻尖,“不會,現在的你,不知道比以前要美多少。”

  卓嘉怡看著他,又忍不住笑了,“你現在說話怎么這么好聽,張嘴感覺全是情話,以前就跟個大悶葫蘆一樣,要么不說話,一說話就能氣死我。”

  謹南也笑了,點頭麻溜認錯,“嗯,以前是我不好,現在開竅了,幸好媳婦兒你大人大量,不跟小的計較。”

  卓嘉怡聞言,在他的懷里樂的不行,咯咯笑道,“早知道你開竅這么晚,那我就不那么早喜歡你了。”

  謹南抬手輕掐住她的下巴,微抬起她的頭來,危險的瞇起眼問,“那你想先喜歡誰?”

  卓嘉怡皺起眉頭,貌似認真的想了想,“我可以先喜歡......”“唔~”

  只不過,這一次,她話音未落,就被謹南堵住了紅唇。

  “可微信關注藍藍,海那邊山里人”

  ......

  臘月初八這天,謹南和卓嘉怡的婚禮在帝都隆重舉行。

  新婚夜,謹南和卓嘉怡住進了沈鹿溪和沈時硯為他們準備的新房,翠湖另外一棟總共面積超五千平米的大別墅。

  跟若安陳勛和唐星衍時今宜他們成為了新鄰居。

  賓客散盡,謹南抱著自己的新娘子回了三樓主臥,輕輕的將卓嘉怡放到布置喜慶的大床上,然后,動作無比輕柔的褪去她身上的禮服,密密麻麻的吻從上到下,如綿綿春雨般落下。

  來到她右腿傷的最厲害的地方時,謹南的吻稍微頓了頓。

  卓嘉怡抬起頭來,看向他問,“是不是很嚇人?”

  那塊地方,當時血肉模糊,露出森森腿骨,后來即便醫生的醫術再高明,手法再好,用的藥再貴,也無法恢復如初。

  謹南聞言,再次虔誠的吻下去,低啞的嗓音模糊道,“沒有,我媳婦兒身上的每一個地方都很美,是我最愛的......”

  ......

  一周后,若安肚子里的小家伙提前發動,陳勛第一時間將若安送去了唐家醫院。

  在大家的守護下,三個小時后,若安產下一女,女兒七斤二兩重,母女平安。

  當孩子被從產房里抱出來的時候,陳勛來不及看女兒一眼,急不可耐的沖進了產房里。

  沈鹿溪接過粉嫩嫩的外孫女,激動的紅了眼。

  從此以后,她的若寶也是兒女雙全的人了。

  ......

  大年三十這天,整個帝都又下起了大雪,紛紛揚揚的,一片片一簇簇歡天喜地的大紅色掩映在白色的蒼茫世界里,不知道多么好看,多么迷人。

  就如此前的人兒一樣。

  沈時硯牽著沈鹿溪的手,走在漫天的白雪里,沒一會兒,兩個人原本都花白的頭發,就全白了。

  沈時硯停下,朝身后跟著的傭人招了招手。

  傭人立刻過來。

  沈時硯接過了傭人手里的傘,撐在沈鹿溪的頭頂,然后抬手,輕輕為她拂去頭頂的雪花,笑著說,“老婆,你的頭發都白了,待會兒進屋,我給你染染。”

  沈鹿溪笑著嗔他,“你的還不一樣,比我白的更多。”

  沈時硯嘴角的笑弧揚的更高,又去緊緊牽住了沈鹿溪的手,“是啊,都白了。”

  兩個人又慢慢往前走。

  “老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知道我這輩子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嗎?”

  沈鹿溪停下腳步,看向眼前摯愛的男人,“難道你還有心愿沒有完成嗎?”

  “有啊!”

  “是什么?”

  “就是跟你一起,所有頭發都慢慢變得跟雪一樣白。”

  ......

  全文完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